「熊猫大状」律师团除为受害人提供免费的义务法律支援外-游戏培训-上周新闻
点击关闭

暴徒市民-「熊猫大状」律师团除为受害人提供免费的义务法律支援外-上周新闻

  • 时间:

地陷男孩母亲遇难

蕭震然稱,不會像一些所謂義務律師團般要求被捕者保持緘默,「只有犯事嘅人,先會教人被捕後保持緘默,如果光明正大,使乜驚將事實講出嚟?」

(大公報記者 方學明)暴亂半年,無數市民被蒙面暴徒「私了」,想從法律途徑追討卻困難重重,一群熱血法律界人士組織「熊貓大狀」律師團,專為暴亂受害人提供義務法律援助。律師團創辦人兼召集人蕭震然大律師接受《大公報》專訪時表示,「我做嘅只係法律教我應做事情!」他希望透過律師團,彰顯法律公正公義,不希望歪理在社會不斷蔓延。

律師團正跟進20多個求助個案,當中六個是被「私了」市民,包括協助申請暴力傷亡基金,商討向施暴者追討責任及賠償。

蕭震然表示,希望透過律師團,彰顯法律公正公義(大公報記者攝)

2019年11月11日,57歲的香港市民李伯因意見不同而遭暴徒點火燒傷(視頻截圖)

「熊貓大狀」律師團於去年11月13日成立,現有超過100名成員,包括15名大律師、20名事務律師、27名俗稱「師爺」的法律行政人員,以及38名退休警務人員。蕭震然稱,成員人數仍在增長,社會上愈來愈多人,尤其是法律界人士,對暴徒「罔顧法紀」行為「睇唔過眼」,希望「出一分力」。

「受害人最經常問我『可以點做?』我會話最緊要向警方及律師將事實全部講曬出來,因為對於受害人而言,描述得愈仔細愈好,當然受害人也可保持他嘅緘默權。」

責任編輯:秋姜

暴徒多次圍毆途人,無法無天

他也對有傳一些律師的辯解手法感到非常不滿,例如疑有人教被捕者聲稱,凌晨時分到暴亂現場是去「打波」而路過,或明知有暴徒衝擊警署,卻辯稱是「回家經過」。

暴徒踐踏法治天理不容「好多律師、大律師響應義務協助,大家認為(暴徒)燒法院好過分,不滿判決可以上訴,但燒法院等同踐踏法治,令香港法治受損,天理不容,每個讀法律嘅人都應該走出來譴責。」蕭震然稱,為免參與者被喪失理性的暴徒「攻擊」,很多人隱姓埋名幫助。

「熊貓大狀」律師團除為受害人提供免費的義務法律支援外,亦主動出擊,例如去年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成立特遣隊,到可能有衝突的地方做調解,另又舉辦法律權益講座,增進普羅市民對法律的認識。「我地希望當局早日止暴制亂,但一日未止暴,我地除咗幫受害人外,就係要預防(衝突)事件唔好發生。」

不齒黃絲律師教講大話「我唔希望傳聞係真,但如果真嘅話,絕對要追究點解會有人教被捕者講大話。」蕭震然認為,不論凌晨到暴亂現場「打波」,抑或是將經過暴動現場說成「回家必經之路」,均是於理不合,等同「無知」不是辯解理由一樣,「唔會只係得一條路返屋企,可以兜路冇理由凌晨一點去彌敦道『打波』㗎?律師係需要幫受託人爭取最佳權益,但唔應該慫恿被捕者做違法事情。」

今日关键词:杨幂深夜赴美容院